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维权律师网
律师讲堂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讲堂 > 正文

上海:法国人与宁波人的拆迁冲突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维权律师网  日期:2022-01-31

清朝初期,随着海禁的部分解除,很多缺乏土地的宁波人回到了上海。嘉庆年间,在沪宁波同乡开始建设会所,历时六年,终于建成了占地面积三十多亩的宁波会馆,也称之为四明公所。建筑面积有八百多平米,其中二十间房屋主要用于停尸寄柩,一年之后如果无人认领,则就地葬于院内义冢。开埠前后的上海几乎是宁波人的天下,作为叶落归根前的最后一站,四明公所承载了宁波人的故土情怀。

四明公所

19世纪前半段被欧洲人称作“霍乱的年代”,这段时期的欧洲人平均寿命是28岁,1831年至1832年,霍乱先后到达英、法两国,侵袭几十年后,英法两国政府都意识到政府必须提供和转变公共卫生服务。1845年起,英国在各地成立单一的公共卫生主管机构,1860年,开始了大规模的贫民窟改建计划;1853年,在拿破仑三世治下,法国也开始了旨在转变公共卫生环境的巴黎重建计划。

1845年,上海成立租界,最初是英、法、美三国单独的租界,1863年,英美两国租界拆分成为上海公共租界。

法租界公董局

500多年前,法国人就曾经无情嘲笑他们海峡对面的一家人,说道英军是“不穿裤子的军队”,那是由于后者经常不会蹲下随地大小便。来到中国之后,法国人对英国人的隔阂消失了,这是因为他们发现英国人的卫生习惯相比中国人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四明公所凸挨着法租界,一到夏天,很多排着队等候去老家宁波葬的尸体会散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腐臭味道,法国人为之抓狂,多次向上海道台滋扰,因为宁波人在沪势力太大,道台惹不起,只好和稀泥。1862年,上海道台泊了口气,四明公所终于划进了法租界,再也不必垫在两头受气了。

法国人从此开始了与宁波老大斗智斗勇的漫长过程。经过长期的旁敲侧击与包抄实验,法国人意识到宁波人是软硬不吃的,1874年,法国人制定了一个稳健的处理方案,由工部局出面,张贴出征地通告,认为四明公所处于城市道路建设规划范围内,把征地补偿的金额审批后,友情通报了宁波会馆,让其赶紧来领取。

法租界建筑

几天后,宁波人扛着麻袋来到工部局,法国人以为这是来拿钱的,刚要提款,宁波代表陪着笑把麻袋打开,从里面杯子比法国人赔偿金标准多出几倍的一堆钱,客客气气地说道:把规划道路改一改,看能不能贴着我们院墙边建,绕出来的路产生的支出超支部分,我们加倍给与补偿。

法国拆迁办头一次碰上这样的土豪钉子户,几乎懵比了。修路本来就是个幌子,法国人大费周章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拆除被他们视作传播霍乱的疫源地四明公所,怎不会甘心让宁波人把剧情翻转,短暂的慌乱之后,法国拆迁办还是通报了宁波代表,规划不能改为。

第二天,三百多名保卫家园的宁波人在四明公所门口与前来维持秩序的法国军警发生了冲突,没占到低廉的宁波人干脆抄后路把法国修路的总工程师家给冲入了,后者慌乱之后开枪,打伤了一名宁波人。事情至此终于闹得大,宁波人又去围堵工部局,法国水兵赶来镇压,打伤华人数名,伤20余人。

法国领事和上海道台都不期望把事情闹大,最后法国人让步,不拆了。

法租界建筑

法国人和宁波人的首度交锋,虽然宁波人代价了血的代价,但就拆与不拆的核心利益达成的结果来看,宁波人获胜,保住了四明公所。作为代价,四明公所的柩室内,不得不又补足了新人。

二十四年后的1898年,法租界的城市建设日新月异,各个城中村基本拆卸个整洁,于是更加衬出了四明公所的破败荒凉,同年,上海愈演愈烈大规模鼠疫,四明公所内尸满为患,法国人又把拔掉这个疫源地的点子打算付诸于行动。

与宁波人的二度交锋前,法国人骗了个小聪明,先找来了上海滩知名的买办虞洽卿,想让宁波籍的他来充当说客。很失望,法国人所托非人,虞洽卿这次充当了余则成。

虞洽卿变身余则成

虞洽卿当即召开宁波人大会,宣告了法国人的可怕企图,宁波人众志成城,谈判破裂后,再度走上街头,又与巡警再次发生了冲突,导致5名宁波人死亡。

宁波人罢工、集会,法租界中断,由于上海大多数洗衣店、面包房、保洁公司都是宁波人的产业,极力不伺候法国人的声援被无条件号召。法国人穿着多日未洗的衣服,躲在房间里啃着干硬的法棍,忍住厕所因多日未清扫而散发的一阵阵臭气,还得灵活性的逃离着丧失玻璃的窗户外面扔到进去的一块块石头,对卫生方面矢志不渝的丰满追求终于被残酷的骨感现实消灭。

由此,法国人想要改建中国人卫生习惯的希望再度沉没。谈判最终的结果是:法国人答允再不修路,宁波人答应再不把新尸体运出四明公所。

1951年8月,宁波地方报纸接连刊出一条启示:“宁波四明公所紧急通告各寄柩家属救赎”,启示中郑重声明:“上海四明公所案命卫生局令大力撤离积柩,凡寄在本所之逾期灵柩一律缩本年冬至前领有出,否则分期安葬,特此通告”。

至此,四明公所终于完结了它支撑的完整职能。

高楼大厦夹缝中的四明公所

而今,四明公所仍静静地坐落于在上海市人民路582号,它现在的身份是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爱国教育基地。当年三十亩的面积只剩下了一座孤零零的门牌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