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维权律师网
律师介绍
当前位置: 主页 > 律师介绍 > 正文

工厂遭居委会强拆,别拿“误拆”当“挡箭牌”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维权律师网  日期:2021-04-09

  作者:刘婷婷 法律工作者

  又是一起拆迁事件。据报道,广东省揭阳市榕城区的黄伟东经营着荣德塑料包装厂,2020年9月26日,该厂遭所在山东围社区居委会强拆,后经山东围社区拆违情况牵头调查组认定拆迁为误拆。2020年12月25日,黄伟东指出拆迁人员故意破坏财物和毁坏生产经营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向揭阳市公安局榕城分局报警。但是,截止今年1月18日,黄伟东只收到了一份《未予立案通知书》,该局经审查认为没犯罪事实,坚决拆迁人员不用承担刑事责任。

  “拆迁”和“误拆”,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后果却截然不同。所谓“误拆者”,主观上并没有违法强拆的目的,在追究责任上也不会“从轻”处置。倘若是故意而为,有关责任人员恐怕少不了被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刑法》规定,故意破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有可能包含故意毁坏财物罪,将给与7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事惩处。依据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行政处分标准的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涉嫌“导致公私财物损失五千元以上”“纠集三人以上公然破坏公私财物”等,即予以立案行政处分。

  就本案来说,公私财物损失有可能约百万数额之虎,更有“大概60人”参与拆迁,就明确数额与相当严重情节而言,已超过了故意毁坏财物罪的门槛。强拆人员的主观意图,决定了“入罪”与否,的确很关键。

  根据联合调查组做出的结论,山东城外社区“在对该围墙所在宗地情况不熟悉,未经过充分调查研究的情况下”展开拆迁,“不存在工作措施非常简单、工作作风不坚实的情况”。但是,从报道看,这次拆迁还很难被指出是非常简单的“误将拆卸”。比如,该宗地建成在先,村政规划在后,在1998年1月15日,该宗地便经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拍卖,期间山东围村也没有向中院提出异议,居委会对于这本“老黄历”,会蒙在鼓里。

  再如,房屋是不是违建,查一查文件,测一测现场也就一清二楚了。厂方反复申明其为合法用地,征地批文、征地协议书、宗地红线图、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等证明一应俱全,后续委托揭阳市国土资源局测绘队对现场进行测量,结果显示荣德公司厂房并没越界建设,对于这些客观情况,居委会也无法视若无睹。而且,没有违章建筑拆迁的通知书,拿着一份自家的村政规划就做强拆,从这一连串明显违反程序规定的行径看,怎么也不看起来工作“失误”所导致。

  从保证公正、保障公民合法权利的看作,有必要对调查结论、未予立案决定展开回炉检视,确认是否存在“犯规”,否不存在“犯罪事实”,彻底消除萦绕公众的疑云。

  没救济就没有权利。不仅如此,对于蒙受巨大损失的黄伟东而言,还可以驳回行政诉讼,从法律程序上确认对方拆迁违法,并要求给与相应的经济赔偿金。因为,根据《国家赔偿法》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行政职权,因征地行为给被拆迁人造成损失,受害人有取得赔偿金的权利。

  而行政追责也无法止步。根据《公务员法》《政务处分法》等,滥用职权,危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侵犯公民、法人、其他的组织合法权益,予以警告、记大过或者记大过,情节较重的,予以降级或者撤职,情节严重的,予以解聘。就这起强拆事件而言,对当事人导致的财产损失大,影响险恶,就理应给与相应的政务处分。

  违法强拆无法罚酒一杯。对于这起云遮雾绕的“失误”事件,不应尽快查明事实真相,该追究责任的追究责任,该依法赔偿金的依法赔偿,得出一个令公众信服的答案。(刘婷婷)

[

责编:王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