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拆迁维权律师网
法律常识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常识 > 正文

北京房产律师——房屋赠与给他人后遇拆迁,拆迁所得归谁

作者:匿名  来源:拆迁维权律师网  日期:2022-01-27

北京房地产专业律师靳双权专业代理二手房买卖、借名买房、房产继承、确权、腾退房屋、公房纠纷、央产房、军产房等房产纠纷案件。从业十五余年,带领专业房产法律团队,办理了大量房地产案件,积累了非常丰富的诉讼经验,现将这些案件改篇为案例,期望可以协助到读者。(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和避免不必要纠纷,以下案例中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若有雷同请联系我们予以撤销。)

原告诉他称

原告王某慧向本院明确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证实原、被告双方2004年11月6日签定的馈赠书无效。

事实与理由:2019年11月23日,被告与Z公司签署了《北京市顺义区集体土地住宅房屋征地补偿安置协议书》。在此之前,被告向拆迁人递交了2004年11月6日的馈赠书证明北京市顺义区X村1号院落属于自己所有。赠送书内容为:王某慧自愿将其名下的院落一处,赠予李某兰,归李某兰所有,此后一切事情与王某慧牵涉到,李某兰享有房产的所有权力,政府、集体无权干涉。此赠书自双方签字之日起生效,永不答应。馈赠人:王某慧,受赠人李某兰,证人:张某军、张某文、李某丽,2004年11月6日。原告告诉自己的利益被侵害后,与拆迁人进行交涉,在交涉过程中,找到2004年11月6日的馈赠书是被告假造的。原告特此向法院提起诉讼,催促法院查清事实,依法裁判,确保原告的合法权益。

被告坚称

被告李某珍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指出赠送书应当是有效的,并非伪造,涉诉宅基地经村委会证实归被告用于。被拆迁人基础信息里也表明被拆迁是被告,故涉诉宅基地的实际使用权人为被告,原告起诉缺乏证据,予以驳回。

本院查明

双方共同陈述李某丽、李某兰、李某珍系由亲姐妹,李某丽名列大哥,李某兰名列老二,李某珍名列老五;李某丽与张某军系夫妻关系,张某文系二人之子;李某兰与王某刚系由夫妻关系,王某慧系由二人之女,王某川系二人之子;李某珍与张某强系夫妻关系。李某珍、张某强劲的户籍均不出北京市顺义区X村。

王某刚在北京市顺义区X村原有一处宅院,宅基地注册在王某刚名下,因为1995年6月X村一中占地进行置换,获得三块宅基地,分别注册在王某刚、李某兰、王某慧名下,涉诉宅院处宅基地即为注册在王某慧名下的宅基地。

涉诉宅院坐落于北京市顺义区X村,《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登记的土地使用者为王某慧。

关于涉诉宅院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王某慧主张是其母亲李某兰在2004年将该证交给李某珍,李某珍后将该证转交拆迁单位。李某珍主张该证是2004年授予后,其从李某兰家要的,后将该证转交拆迁单位。

关于涉诉宅院处房屋,双方接纳宅基地原为空地,王某慧主张西厢房三间系1996年由李某兰提供木料、砖、瓦、土与李某珍共同修建,其余房屋是李某珍自己建造的。李某珍主张涉诉宅院西厢房三间是1996年自己修建的,其余房屋也是李某珍自己修建的。双方认可因征地涉诉宅院房屋已经拆毁。

关于涉诉宅院的征地协议,双方认可系由李某珍签订,征地款项已经由李某珍领取,安置房已经由李某珍认购;对于被拆迁人是王某慧还是李某珍,双方各执一词;关于宅基地使用权归属,双方均主张宅基地使用权由自己拥有。

庭审中,双方均提交赠送书复印件,内容为:王某慧自愿将其名下的院落一处,赠送给李某兰,归李某兰所有,此后一切事情与王某慧牵涉到,李某兰拥有房产的所有权力,政府、集体无权干涉。此院落:东至辛华,西至道路,南至道路,北至道路。此赠书自双方签字之日起生效,永不反悔。赠送人:王某慧,受赠人李某兰,证人:张某军、张某文、李某丽,2004年11月6日。

针对该证据,王某慧认可赠送书存在,想不起来是否是王某慧签字,但认为该赠送书系王某慧之母办理的,馈赠书内容违背法律规定,宅基地如此赠送是违法的,王某慧之母未征得王某慧同意处分涉诉宅基地,侵犯了王某慧的权益,故赠送书无效。

针对该证据,李某珍表示该证据原件交给拆迁办了,李某珍与王某慧之母李某兰系由亲姐妹关系,王某慧之母将涉诉宅基地赠送给李某珍,当时王某慧未成年,王某慧之母为法定监护人,王某慧之母将涉诉宅基赠送给了李某珍,一中占地后,王某慧的父母取得三块宅基地,因为无钱同时建房,故将涉诉宅基地赠送给李某珍;因为双方有交易过程,所以开始指出是买卖,但因为写出的是赠送给,故我方现在认可是赠送给,给李某兰5000元是李某兰将宅基地给李某珍的补偿,开始给了3000元,后来因为担心李某兰的配偶不愿意,所以又给了2000元。

庭审中,王某慧提交四段录音,第一段是李某兰和拆迁办13组组长张某山的录音,证明原告及原告之母一直在和拆迁办调停,张某山说道馈赠书和收据都是欺诈的;第二段和第三段是李某兰与李某丽的通话录音,证明收据和馈赠书是征地之前签的,并非显示的时间投的;第四段是李某兰与瓦匠的妻子张某芝的录音,证明厢房是李某兰和李某珍共同修建的。李某珍对四段录音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均不认可。

庭审中,李某珍递交收据复印件,内容为:张某枝自愿将其宅基地卖给李某兰,价给为叁仟元人民币,归李某兰永久用于。收款人:李某兰,交款人:李某兰,证明人:张某军、张某文、李某丽,壹玖玖伍年元月1日。李某珍表示该证据原件转交拆迁办了,证明王某慧之母将涉诉宅基地馈赠给了李某珍,双方约定宅基地由李某珍永久使用,李某珍给李某兰3000元的补偿款,1995年之后,过了两年李某珍又给了李某兰2000元,共计给了5000元。王某慧回应李某兰收过李某珍3000元,不记得何时缴的,没收过李某珍另外2000元。

裁判结果

原告王某慧与被告李某珍于二〇〇四年十一月六日签定的《馈赠书》违宪。

房产律师靳双权评论

关于赠送书,庭审中原告回应接纳赠送书不存在,但指出该赠送书系其母办理的,馈赠书内容违反法律规定,宅基地馈赠是违法的,其母未征得原告同意处分涉诉宅基地,侵害了原告的权益,故赠送书无效。而被告表示原告之母将涉诉宅基地赠送给被告,当时原告未成年,原告之母为法定监护人,因为双方有交易过程,所以开始指出是买卖,但因为写出的是赠予,故现在接纳是赠予,并指出赠送书有效地。由此可见,双方均接纳赠送书真实不存在,但双方对于馈赠书效力不存在争议。

根据庭审查明事实,馈赠书中所涉及的宅院位于北京市顺义区X村,宅院处土地为该村的宅基地。宅基地使用权是农村集体经济的组织成员拥有的权利,与享有者特定的成员身份互为联系,非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无权取得或变相获得。本案被告户籍不在北京市顺义区X村,并非北京市顺义区X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不具备取得涉诉宅院的条件,因此馈赠书应属违宪,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依法不予反对。

检举/反馈